政协参考(2019年第3期)

时间:2019年06月06日

来源:

  政协参考 

  2019年第3期) 

    

  遵义市政协研究室                       2019515 

    

  1. 打牢共同思想政治基础 广泛凝聚共识 

  2. 人民政协制度的“初心” 

    

    

    

    

    

    

    

    

    

    

    

    

    

  选文一: 

    

  打牢共同思想政治基础 广泛凝聚共识 

  作者:汪永清 

    

  人民政协共同思想政治基础,是参加人民政协的各党派团体各族各界基于根本利益、奋斗目标、基本遵循的共同性所达成的思想政治共识,是人民政协存在发展的前提和基础。广泛共识是在牢固的共同思想政治基础上、在多样性认识中最大限度寻求更多的一致性认识。共同思想政治基础越牢固,凝聚的共识就越广泛,就越能汇聚起为共同目标奋斗的磅礴力量。如何进一步打牢共同思想政治基础、广泛凝聚共识,是新时代人民政协必须回答好的首要课题。 

  一、新时代人民政协打牢共同思想政治基础的主要内涵 

  思想基础: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头脑。新时代人民政协打牢共同思想政治基础,必须坚持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定盘星、压舱石,坚持用这一思想武装头脑,统一认识,指引方向,推动实践,筑牢各党派团体、各族各界人士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 

  政治基础: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人民政协必须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在党中央和全党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中共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确保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人民不断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 

  法治基础:严格按照宪法法律行事。新时代人民政协打牢共同思想政治基础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理解好、把握好、执行好宪法法律。各党派团体、各族各界人士都必须以宪法法律规定的各项制度为依托,在宪法法律规定范围内开展活动,维护宪法法律权威,在法治基础上寻找最大公约数。 

  实践基础:深入贯彻党的基本路线、基本方针、基本政策。中国共产党的基本路线、基本方针、基本政策是民主协商、广集众智的结果,反映了各党派团体、各族各界人士的共同意愿和利益,已经被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实践证明是正确的,得到社会各界的真诚拥护。人民政协的重要职责之一,就是团结各方面力量,推动党的基本路线、基本方针、基本政策贯彻落实下去。 

  文化基础:传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立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承接人类文明优秀成果,传承并发展了中华文化血脉和价值传统,反映了时代要求和人民需要,具有强大的凝聚力、感召力。积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于巩固各党派团体、各族各界人士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政治基础,集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智慧和力量,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 

  二、新时代人民政协打牢共同思想政治基础的路径选择 

  加强理论武装和引领,提高思想自觉。加强理论武装,就是要教育引导广大政协委员充分认识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然要求,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必然要求,坚持学原著、学原文、悟原理,坚持理论联系实际,确保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教育取得实际成效。加强思想政治引领,就是要旗帜鲜明地要求各党派团体、各族各界人士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不动摇;教育引导参加政协的各党派团体、各族各界人士自觉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和全党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中共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教育引导参加政协的各党派团体、各族各界人士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不断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教育引导参加政协的各党派团体、各族各界人士牢牢守住政治底线圆心,深刻认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也是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事业发展进步的根本保证。 

  抓住关键少数,提高政治自觉。新时代人民政协共同思想政治基础能否打牢,取决于政协委员中的共产党员和党外委员中的代表人士这些关键少数。打牢共同思想政治基础,最根本的要靠各级政协党组发挥领导核心作用,靠基层党组织发挥战斗堡垒作用,靠全体中共党员发挥先锋模范作用。打牢共同思想政治基础,还要紧紧抓住党外委员中的代表人士,有针对性地开展工作。 

  加强自我思想教育,提高人格力量。人民政协议政不行政、献策不决策,开展工作不靠说了算,而靠说得对,靠民主协商、团结合作、求真务实。这个要求是很高的,需要政协委员具有比一般人更强烈的使命感、更高尚的道德情操、更深邃的家国情怀和更高的能力水平。这种强大的人格力量来自党和人民的培育、实践的锻炼,更需要内在的磨砺与自省自律。政协委员来自不同界别,需要根据界别特点,通过对标对表,明确自我思想教育的方向,自觉打牢共同思想政治基础,努力发挥在界别群众中的带头作用。 

  接受实践教育,增进认同共识。在实践中增进共识,就是要通过知情明政的实践进一步增强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拥护,就是要通过民主政治的实践进一步体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越,让政协委员在实践中提高认识,不断巩固和扩大对共同思想政治基础的认同。人民政协需要通过为委员提供生动多样的履职实践平台,把打牢基础、凝聚共识贯穿于履职的全部工作之中。政协委员还需要积极宣传教育引导群众,在所代表的界别群众中广泛宣传党和国家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决策部署,用自己的言行去影响、带动身边的群众,让身边的群众增强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认同,自觉投身于创造美好生活、共同奔小康、共同谋复兴的伟大实践。 

  加强协商议政,在履职中体现平等民主。协商是政协工作的主要方式,也是凝聚共识的重要方法。在坚守底线和圆心前提下,营造平等民主、畅所欲言的良好协商氛围,鼓励讲真话讲实话讲心里话,讲经过认真思考的话,有利于摸清情况、探求真理、把握规律,有利于在实际工作中巩固共同思想政治基础。 

  加强制度建设,建立长效机制。当前,人民政协的制度体系日益完备,履行职能的各项工作有了相应规定,但对于打牢共同思想政治基础、广泛凝聚共识工作的制度化、规范化建设还缺乏专门的规范。建议在总结履行职责任务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经验基础上,考虑制定出台关于打牢共同思想政治基础、广泛凝聚共识的文件,突出强调这项工作在政协工作整体布局中的重要地位,明确工作的指导思想、目标原则、主要内容、措施办法和具体要求。(作者系全国政协副主席) 

    

  选文二: 

    

  人民政协制度的“初心” 

  作者:刘佳义 

    

  推动人民政协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发挥好专门协商机构的作用,是新时代人民政协的新方位新使命。讲方位和使命,得从1949年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讲起,因为那是人民政协制度的“初心”。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九四九年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召开,“标志着 100多年来中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运动取得了历史性的伟大胜利,标志着爱国统一战线和全国人民大团结在组织上完全形成,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正式确立”。正是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确立了人民政协制度的“四梁八柱”,奠定了人民政协这一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安排的基础。为什么这么说呢? 

  第一,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人民政协成立时的初心和共识。这是习近平总书记的原话,也是历史事实。大家知道,抗战胜利后,除了共产党和国民党外,中国还有一些党派是主张走“第三条道路”的,就是学习英美走资本主义道路。是国民党的独裁专政使他们警醒,更是中国人民革命实践教育了他们:只有跟着共产党走,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我讲两个例子: 

  民盟盟员费孝通谈了他受邀参加政协会,在路上遇到的情景:“公路两旁远远近近行进着解放军队伍,还有那一眼望不到头的老乡们送粮的车队,队里没有拿枪的兵押着,深夜点了灯笼还在前进。它表明了中国千千万万老百姓,在共产党领导下,自愿地、自发地在做一件事,这是一股铁流,一股无比的力量!这个景象强烈地震撼了我的心,我被这股‘人民的力量’所折服。石家庄的旅行更加坚定了我同共产党合作的理念。” 

  荣毅仁是上海滩知名企业家,他说过自己的体验:解放军解放上海第二天早上,他打开家里的大门,发现马路边上睡满了解放军,看到那种景象,他就知道,国民党不会回来了。 

  习近平总书记在去年“两会”上,参加民盟、致公、无党派人士、侨联界别联组会时指出:“70年前,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热情响应中共中央‘五一’口号,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揭开了我国多党合作事业发展的新篇章。”“大家要引导本党派所联系群众,从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人士长期合作的成功实践中,深刻认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科学性、合理性、有效性,坚定‘四个自信’,始终同中国共产党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第二,人民政协的性质定位,是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的天才设计。关于人民政协的性质,最早规定的是1949 年《共同纲领》和《人民政协组织法》两个文件,明确规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为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组织形式。”以后逐步形成三句话。去年修改政协章程,在原来三句话之后,增加“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安排。”需要进一步思考的是,这后两句话与前三句话是什么关系?是并行的五句话,还是后两句是前三句的展开?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前三句是性质,后两句是定位。 

  有一年春节,我去慰问一名老干部,他1949年在政务院秘书处政协组工作,负责第一次政协会议的筹备工作,是真正的亲历者。他说,人民政协从成立到现在,在组织形态上,有一个很大的变化。最初的人民政协,有两种组织形式,代表制人民政协和委员会制人民政协。最开始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是代表制人民政协。这种代表制的第一次全体会议,选举产生了两个委员会,一个委员会是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主席是毛泽东。会议还选举产生了另一个委员会,叫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这个全国委员会的主席,也是毛泽东。这个委员会,从一开始就不是代行人大权力的权力机关,它是个与政府协议事情的机构。所以,回过头来看,政协曾代行过人大职权,但代行国家最高权力的不是委员会制的政协,而是代表制的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1954年,我国召开了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正式的全国最高权力机关诞生了,曾代行人大职权的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显然就没有必要了。但委员会制的人民政协还要不要?毛泽东同志做出了决定,政协还是要的。人大尽管代表性很强,但政协仍然有保留的必要。政协是个党派性的机关,党派性的协商机构。保留下来的政协,做了很大的组织结构改造,取消了原来代表制的某些组织成分,原来的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被分流了,相当多的人变成了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一部分人留在了政协,变成了政协第二届全国委员会的委员。从此人民政协就只有委员会制的政协,再也没有代表制的政协了。既然政协是委员会制的政协,没有行使过国家最高权力,也没有代行过国家权力,一开始,就是协商机关。政协章程包括最初的政协组织法,都有一个特别的组成设计。就是委员的名额、常委的名额、副主席的名额、副秘书长的名额等,全部都是临时决定的,没有刚性的规定,这就跟党代表及人大代表完全不同。   

  1954年通过的首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和组建的政协第二届全国委员会,在委员会构成上仍然延续了一届政协时的灵活办法,委员、常务委员和副主席以及副秘书长,其名额均未作硬性规定,只是规定政协委员由党派、团体推出的代表组成,有必要的时候可以邀请个人参加,少数民族和华侨应当有适当的名额。同时规定,政协委员会的参加单位、名额和委员人选由上届政协常委会协商决定,任期内有必要增加和变更参加单位或名额和人选时,由本届常委会协商决定。政协委员会构成上的这种特殊性、伸缩性,历经多次政协章程修改都得以保留而未做变更。上面讲的政协的组成背景,决定了政协的职能不是由选举产生的授权式、任命式的职能。政府是人大选举产生的,对人大负责,必须对人大报告工作,人大有人事任免权。政协就不一样,政协对党政没有授权和任免关系。党委、政府与政协没有这种关系,没有代表们的选举基础,因此它就没有像法律、纪律那样刚性的权力。这是由我国政治体制最初的设计就决定了的。 

  第三,政治协商是人民政协的根本职能。在第一届政协会议期间,无论是参加单位、代表名单,还是诸如《共同纲领》、《组织法》、政府领导班子候选人以及国旗、国歌、国都、纪年等重大问题,均采取协商的办法,在取得共识以后才表决通过。从那时候起,政治协商作为政协的一项主要职能始终是明确的。在政协三大职能中,政治协商是最基本的、层次最高的职能,民主监督、参政议政也是在政治协商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政治协商不仅是政协根本职能,还是政协存在的理由。在政协成立之初,周恩来同志就指出:凡是重大的议案总是要事先协商,“协商这两个字非常好,就包括这个新民主的精神。”1954年,毛主席针对一些人提出人大召开后政协还要不要存在的疑问,明确指出:人民代表大会是国家权力机关,政协是各党派的协商机关,有了人大,并不妨碍政协进行政治协商。邓小平同志谈到改革能否取得成功时,认为关键是两条,“第一条就是要同人民一起商量着办事。”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是人民民主的真谛。” 

  第四,团结和民主自始就是人民政协工作的主题。政协自诞生之日起,就具有两大功能:社会整合和民主参与。用政协的话来说,就是围绕团结和民主两大主题开展工作。费孝通先生曾回忆过他第一次参加政协会议的情景,他写道:“现在全国解放了,建立了新中国,共产党能实现什么样的民主?……当政协会一开,给了我耳目全新的感觉。在会场上我看见很多人,有穿制服的,穿工装的,穿短衫的,穿旗袍的,穿西服的,穿长袍的,甚至还有一位戴瓜皮帽的。这些一看就知道是身份不同的人物,能够聚在一起开会,讨论建国大事,对我来说真是平生第一次遇到。……我满载而归,有如获得新生。” 

  江泽民同志在政协成立50周年大会上指出:“人民政协五十年不平凡的发展历程,可以归结为两大主题:团结和民主。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实行团结和民主,是人民政协性质的集中体现,是人民政协产生和发展的历史根据,是人民政协继往开来的方向和使命。” 

  进入新时代,人民政协如何坚持团结和民主两大主题?前不久,习近平总书记在听取全国政协党组汇报时说:“人心是最大的政治,共识是奋进的动力。我在去年底全国政协新年茶话会上讲的这两句话,含义是深刻的。”他指出:全国政协党组要积极引导政协组织、广大成员和所联系群众正确认识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和宝贵经验,客观理性看待当前国内外形势发生的深刻复杂变化和改革发展中面临的突出矛盾困难,找到最大公约数,画出最大同心圆。 

  以上我只列举了几条主要的,但也可以看出,人民政协是极具中国特色的制度安排。早在人民政协成立之初,人民政协就基本定型,政协制度的“四梁八柱”就已形成,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是一个“奠基礼”,它是我们的初心和出发点。今天,我们讲人民政协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弄清楚人民政协从哪里来、现在何处、到哪里去,弄清楚新时代建设什么样的人民政协、怎样建设人民政协等重大问题。总书记在听全国政协党组汇报时,叮嘱我们:“不要割断历史。”他指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近代以来中国历史发展的结果,它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中国共产党、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伟大政治创造,是从中国土壤中生长起来的新型政党制度。”汪洋同志说:我们说站起来时期是人民政协建立和探索时期,富起来时期是人民政协制度巩固和完善时期。强起来的时期,政协的方位和使命是什么呢?现在总书记肯定了,就是要使这个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我们应该按照这个思路学习和研究这个问题。(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